当前位置:主页 > 造句和意思 >作吃怎么造句 >

作吃怎么造句

(1) 我欣赏喝白酒的人,无论如何,那从舌尖辣到屁眼的爽快一般人享受不来,有些人喝白酒或是作吃屎难受样,或是涨红关公样,或是满口胡言样,或是狗咬屁股痒,或是死爹死妈样,或是疯癫发病样,或是毫无人生意义样;
(2) 我欣赏喝白酒的人,无论如何,那从舌尖辣到屁眼的爽快一般人享受不来,有些人喝白酒或是作吃屎难受样,或是涨红关公样,或是满口胡言样,或是狗咬屁股痒,或是死爹死妈样,或是疯癫发病样,或是毫无人生意义样;
(3) 但是在稠人广众之中,张开血盆巨口,作吃人状,把口里的獠牙显露出来,再加上伸胳臂伸腿如演太极,那样子就不免吓人。
(4) 灯及至与他并排,原是街角快餐店老板,平日做生意极麻利、极精明的一男人,呵斥起伙计眼珠子如鱼状突出,同隔壁馆子店吵起架来磨拳撸袖能作吃人状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